东南亚告急服装企业订单暴增工厂订单排到明年

 公司新闻     |      2021-09-09 23:51

  近日,央视财经《正点财经》栏目调研了诸多外贸型加工企业,报道称:由于外需市场明显回暖,国内服装出口持续增长,一些服装加工厂的订单甚至排到了明年。一时间,

  我国疫情的减缓和防控的常态化以及稳外贸政策红利的持续释放,对我国纺织出口增长提供了有力支撑。尤其是在外需持续恢复的行业利好下,印度、越南等纺织服装生产国又受疫情影响订单承接受阻,导致部分订单向我国转移,因此呈现出了近年来前所未有的“暴增”态势。

  广东顺德的均安镇以牛仔制衣业为主打产业,这里到处是大大小小的服装加工厂,总数达1000多家,60%的服装企业以出口为主。广东佛山市力高制衣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德生接受央视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从事牛仔服装出口已经有二十余年,今年上半年服装出口市场回暖,他所在的服装加工厂也忙碌了起来,目前工厂的订单已经排到了年底。其中澳大利亚的订单主要是中裤为主,已经安排到明年1月份,意大利的订单,也已经排到11月份。

  在顺德另一家服装企业的生产车间,工人正在加班加点地赶着一批发往美国的订单。这里的负责人介绍,受疫情影响,印度、巴基斯坦等国不少纺织服装企业无法保证正常交货,欧美零售商为确保持续供货,把大批订单转移到中国生产。

  据了解,在全球疫情不断反复的背景下,国内生产企业展现了良好的抗风险能力,纺织品服装出口保持良好增长。

  近日海关总署发布数据显示,今年1月至8月,国内纺织服装累计出口走势稳健,出口金额按美元计,与2020年及2019年同期相比均实现增长。据中国海关最新数据,2021年8月,中国服装及衣着附件出口金额17,599.1百万美元,1-8月累计出口金额105,694.9百万美元,同比增长28.1%。

  从时间上讲,当前已经进入纺织服装行业传统的“金九银十”旺季,不少服装企业都在提前备货,迎接即将到来的“双十一”电商节。韩志强是一家高级女装生产企业的负责人,工厂大部分的面料都是从国外进口,由于国内需求增加,他们近期也加大了服装面料采购力度。韩志强告诉央视财经记者,随着服装销售旺季的到来,近一段时间以来,全国各地门店的女装销量都有了明显提升。

  国内市场的回暖也让部分服装企业抓紧开拓内需市场。何吉云所在的服装企业,原来一直从事高端女装的外贸订单生意,去年受到疫情影响,整个外贸订单处于停摆的状态,于是他们开始转型,产品由出口转内销。

  另一方面,内需市场同样有所改善。服装社零数据2月/3月/4月分别同比增涨接近50%/近70%/30%以上,5月/6月当月同比增涨12.3%/12.8%,连续6个月实现双位数增长。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21年1-6月,我国服装行业规模以上企业12467家,累计实现营业收入6534亿元,同比增长12.99%;利润总额274亿元,同比增长13.87%;服装产量113.23亿件,同比增长19.98%。

  据同花顺数据显示,A股62家上市纺织服装企业中有44家2021年中报实现正收益,占比达到70%。

  其中,锦泓集团半年报净利暴增5400%,该公司旗下有两个较为知名的品牌,一个是主打少女路线的Teenie Weenie,该品牌在年内抓住抖音电商渠道红利带动业绩快速上升;另一个则是主品牌维格娜丝,邀请了近来大热的张小斐做代言人,走高端女装路线。

  8月份,中美棉价在市场一片犹疑与期待中,双双站上新高。美棉主力12月合约最近于8月17日最高点至96.71美分/磅,这是7年来新高。同时和今年2月底高点95.6美分/磅及2018年6月初高点94.82美分/磅接近,基本是除2010/11暴涨行情外的高位区。郑棉近期高点则是8月18日所至的18505元/吨。较此前2月底高点17080元/吨高出8.34%,而较2018年高点19250元/吨低3.87%。

  棉花的直接下游是纱厂,因此纱厂的高利润及高开机成为棉花产业利好的直接体现。去年10月份以来,纱厂维持高利润和高开机率已经较长时间,而今年以来的棉价上涨,产业因素上也大都有纱价上涨及纱厂利润高企的推动。而目前重新逼近万八的棉价,其对应的32支纱的利润依然有2000元/吨。

  去年9月份是全产业库存的低位,后来纱厂和布厂的原料库存逐级补了起来,只有纱厂和布厂的产成品库存在低位,但是再考虑棉纱贸易环节的库存也大增,整体国内原料、纱布库存偏中性。

  3、产业逐渐传来的利空:终端数据转弱、坯布环节利润无法传导、订单转差、外单前置后对旺季可能不旺的担忧……

  今年6、7月纺织产业链呈现了“淡季不淡”的特征,整体下游的订单给予了良好的支撑。而且今年棉纱贸易环节有供应链金融的介入,导致棉纱的贸易环节蓄水池放大,也增加了棉纱的投机需求量。

  但进入8月以来,棉纱贸易环节渐近饱和,而下游淡季特征也趋于明显。面临节节走高的棉、纱价,从织布到服装环节也出现承接不畅的情形,再加上坯布产能扩张后面临过剩格局,导致坯布环节直接出现亏损。而且坯布环节的现金流变得紧张,主要是账期未变或者因疫情扰动变长的情况下,加上货品单价上涨,导致应收账款明显扩大,同时又面临上涨的原材料。最近,包括兰溪等地,已出现了坯布停机的情况。外单方面,市场也普遍反映由于海运不畅,圣诞订单已提前,目前已在发运中,因此会打破此前的淡旺季节奏。

  此外,终端数据有滞后性,7月份看6月份的国内零售、5月份的美国纺服进口数据等还是利好的。但8月份再看新一期终端数据,已经开始出现增速回落的情况。

  关于外单,有品牌商表示,当前已接到明年春夏订单,因此外单是前置而非透支。但是相较数量更大的圣诞订单,确实外单有所转弱,这个也需要进一步观察。

  此外,8月的供需报告对美国棉花的产量进行了超市场预期的调减,主要是调低了单产并调高了弃收率,这也是促使美棉涨至新高的原因。

  除了供应端数据还需看天气以待最终确定,USDA对消费持续上调的空间已逐渐缩窄。因此当USDA的供需数据无法再有利多调整的时候,再考虑到全球整体库存仍偏高,价格也会就此高位回落。

  美棉2021/22销售开始有好的表现,中国也有了采购。美棉销售仍是美棉价格走向的关键因素之一,后续需关注其变化。

  印度棉价在经历疫情洗礼后却逐渐攀升至高位,CCI库存也已不高。但最新价格有所转弱,CCI竞拍底价也开始松动。此外,印度的种植也逐渐追上历史均值,而降雨除古邦低于历史均值外,整体降水充裕。

  巴西棉目前进行的是20/21市场年度,产量同比下降22%(CONAB数据),收获及加工进度同比落后。但巴西棉的出口不错。

  疫情影响,印度的纱厂开机率首先出现明显下降,但目前已回升至正常。越南则处于下降趋势中。巴基斯坦的开机率好于正常水平。

  欧洲、日本等地区的服装零售一直未能恢复至疫情前水平。这预示着欧日仍有回升空间,但是结合疫情的不稳定性,再对比欧日和直接给居民发钱的美国的不同,那么也可能预示着欧日的消费难以回升至疫情前水平。

  去年至今年是宏观大年,宏观对棉花的影响大多时候甚至排到产业前面,对价格的方向和幅度起到引领带动作用。值得注意的是,宏观大年,商品的价格将具有强趋势,上涨趋势或许会超预期,而未来的弱势趋势也会在空间或时间上给出参与机会,可相机参照文华指数走势作指引,目前文华指数高位调整后至关键支撑,可关注后续方向选择。

  同时,宏观转向的信号确实在逐渐出现,时间也在逐步靠近。首先,最新公布的中国7月核心数据及美国7月的零售数据都显示经济的疲弱,对商品价格产生了利空影响;其次未来一段时间,预计美联储货币政策收紧预期升温、疫情持续发酵及经济增长预期放缓等多重不利因素会进一步打压金融资产包括商品的价格。即使美联储官员就退出当前量化宽松措施进行充分沟通,市场仍会面临最终压力和此前的反复;最后,终端消费引导的商品需求在环比复苏结束后将不得不面临利多出尽的事实,亦有转弱直接成为利空的可能,而涨价期累积的库存将由利多直接转利空。以上的不同走向,可能导致商品还有最后一波上涨,也可能涨势乏力转下行,其间各品种也很可能会出现一段时间的分化,但是必须重视宏观的力量及价格高位的高波动性风险,选择适合企业自身生产销售的节奏。

  政策对供需及价格的宏观调控需重视。就国内而言,18600元/吨是新疆棉花目标补贴价格,因此绝对价格在此价格上下运行应该是安全的,政策调控对象主要是内外价差为主。而收抛储政策、配额发放、外棉买卖节奏等都是政策手段,会对绝对价格走势、节奏和内外价差产生一定作用。